在超级英雄电影肆虐的时代,作为派拉蒙为数不多的热门IP,《变形金刚》尽管在全球赚尽可观的票房收入,但在经历前面几部的恶评如潮之后,导演的人选总算从系列元老“卖拷贝”交到了塔拉维斯·奈特手中。

回想过去,早已失去热情拍一部就喊着辞职的“卖拷贝”被制片公司强行挽留,最终一味追求大场面而无视最根本的故事剧情,甚至还出现过中资过度干涉,植入广告尴尬满天飞的种种灾难,这一次重启且找回了正确方向的《大黄蜂》,终于一扫阴霾。

作为《变形金刚》系列的半重启续集,《大黄蜂》的背景设定于八零年代,彼时正是动画版《变形金刚G1》诞生并风靡全球的时代。大黄蜂的造型回归初代,以复古的大众甲壳虫亮相。故事的主轴不再是从狂派手中拯救地球,而是返璞归真地把故事格局大幅缩小,重新聚焦在了人物身上。双主角的剧情架构,透过女孩查莉和大黄蜂的可爱互动,讲述大黄蜂的角色起源,由小至大地带出狂派与博派的斗争,一方面让《大黄蜂》在剧情线上变成了一场轻松有趣的冒险,另一方面更在情感线上注入了许多温情。

拍不好电影就回家继承亿万家产的导演塔拉维斯·奈特上部作品是入围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的《魔弦传说》,《大黄蜂》也延续了《魔弦传说》的核心精神,只不过主题变为了机器人。小女孩希望借由修好那台车来找回父亲往日的身影,直到遇上大黄蜂,没办法对人敞开心扉的她才发现原来爱她的人从未离开,只不过换了另一种形式。小女孩与大黄蜂的相处也让心境发生转变,如此动人的情感也让本属于爆米花商业片的《大黄蜂》披上了一层温情的外衣。

《大黄蜂》的最初企划来自于老顽童斯皮尔伯格,所以看《大黄蜂》总有一种和《ET外星人》极为接近的走向,用外星人包装了一个以人为主题的故事,且变形金刚同样是外星人。大黄蜂来到地球失去了记忆,这样一片空白的认知开启了外星人踏入地球的全新篇章。

而警探企图追捕大黄蜂就像是这类ET外星人中的成人角色,因对外来事物的不了解本能攻击。就如同《雪怪大冒险》里一直隐喻的,打破偏见和恐惧的是沟通而非掩盖真相的谎言,《大黄蜂》则相对直白的用“你救了我,我很感动,所以开始把你当朋友”戏码回归了人与外星人共通的情感理解。

在塔拉维斯·奈特的手中,大黄蜂不再只会蠢萌的帮人大力撩妹的机器,而是伴与同行的少年知己。小女孩的青春渴望被了解认同,于是出现了大黄蜂这个像是宠物又像是好朋友的外星人,抚慰了小女孩的心灵,孩子需要的正是这样的陪伴。故事也没有刻意安排母亲或男朋友是反派,反而凸显出单亲家庭的青少年不知道如何和人沟通。

在大黄蜂的成长轨迹之中,看着他最初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小动物缩在墙角,慢慢与小女孩的接触中彼此信任,产生情感羁绊,最后成为一位能够独当一面,挺身击退反派的博派金刚。可以说,大黄蜂在和小女孩共同成长,而这段青春也因为他们的互相陪伴而重置了难以忘怀的温情。至此,大黄蜂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位插科打诨、无脑卖萌的符号化英雄角色,而是一位有血有肉能陪伴小女孩走出内心阴影的家人。

除此之外,大黄蜂犹如宠物一般可爱的形象放大了系列之前的优点。许多的面部表情特写透过发光的眼珠完整表达大黄蜂当下心情,利用面罩升起时的强悍对比平常与人相近时的亲近,能从车厢伸出一只手和小女孩打招呼,还有许多模仿小女孩可爱行为的黄色甲壳虫,犹如《疯狂金车》(2005)、《怪兽卡车》(2016)那种可爱的幻想与童趣。

抛开影片在娱乐性中表现的狂派反派与大黄蜂的厮杀视效,最为出色的当属八零年代的怀旧风格。失去父亲正值青春期、无法接受母亲新男友、青春阳光男孩的挑衅比试,因心理阴影而胆怯、被所有人嘲笑、和学校主流女孩相比格格不入、被金发坏女孩不断排挤……这些八十年代的复古青春片必有的元素,让人不禁想起约翰·休斯当年的校园青春电影。其中大量使用的八零年代的音乐,以及电影《早餐俱乐部》,更是继承了青少年亚电影文化。

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《大黄蜂》,那可能是——一部怀旧风格相当重的科幻动作片。在整体的气质里,能依稀看到八零年代科幻的影子,而在全片的调性里,又摆脱不开青少年电影的味道,总之不管怎样都是浓浓的复古情怀。

对于一名变形金刚老粉来说,当看到G1造型的大黄蜂、红蜘蛛、声波这些标志性的角色在大银幕上“变型、出发”,看到赛博坦中擎天柱的战斗场面,斯皮尔伯格从头到尾“挂名”监制的《变形金刚》,才终于真正地有点“斯皮尔伯格”的免检保证,而这样的汽车人才是我们当时喜爱的汽车人。

哪怕你不熟悉变形金刚,在商业和剧情之间的绝佳平衡之中,《大黄蜂》也重新定义了这位广为人知的变形金刚。这一次,复古和青春的气息接踵而至,友情和爱情缓缓道来,《变形金刚》系列的故事回归原始角色,在地球重新演绎。

首页娱乐